你现在的位置:
网站首页 > 教育之窗

躺在床上
来源:本站作者:2010级 高一(2)班 卢奕诗发布时间:2011-11-21点击次数:

冬日里,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沉默。天气严寒,与其出门寻找冬天的乐趣,我更愿意留在仅属于我的小天地里打发时间。

呆在被窝里做我喜欢的事,是我冬日在家最享受的一大趣事。厚厚的被子盖在我身上,严密密的,只露出头顶上手掌那么大的洞,用作呼吸,这样的我会有十足的安全感。

这个冬日的午后,我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,不同的是,现在的我整个头部都在被子外,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泄在我的脸上,感觉很温暖。这股窝心的暖流似曾相识,努力追溯,却依然惘然,掠过空虚。不知哪里风向,又传来了花香,心中泛起一丝惆怅。

昔日小溪里涓涓细流的声音、夏天傍晚草丛里的蟋蟀声,小狗在剩菜堆里打翻东西的声音,还有,还有一些缓慢沉重的脚步声。听,还有些断断续续的稚气未脱的童谣歌声……是她们了。一个目光透露出幸福、慈祥的老妇人和她旁边那个爱笑的小孙女。她笑起来,嘴角的弧度永远是这样迷人。相识的人见了她们都会迎上去打招呼,小女孩带着她无暇的笑容,热情地向他们问好,他们的眼中投射出羡慕的目光。

夏天的黄昏,我情有独钟,是因为她的关系吗?或许吧。那段日子使我梦萦魂绕。日落西山之际,是她,陪伴我享受完太阳带来的最后一丝温暖。小溪很浅,溪水如水晶般清澈,底下没有肮脏的淤泥,只有附近村民精心铺砌的石板。夏日的午后,这里热闹非凡,孩子们都到这来避暑、嬉戏。渐到黄昏,周围则寂静下来,宛如一位多愁善感的小家碧玉。我光着脚丫,在小溪里尽情玩耍。时而对紧紧捧在手里的溪水心生怜悯,转眼则又尽力抛上天空,任凭它陨落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我笑得竭斯底里,淋漓尽致。时而又用脚把水踢到坐在溪边、哼着小曲的她身上。这时,她也笑欢了,吱出一句“你这坏丫头呦”。周围的宁静被打破了,日落西山后,夏天的夜晚依然繁华。

 霞染天光,陌上花开与谁享;烟笼柳暗,溪心水动影成双。

 蓦地,回过神来,我毅然掀开被子,走到电话旁,拨通那一串熟悉的数字,“外婆啊,这个星期天我回去看你……”